“2019行走黄河”:半个月穿越5省区 全程记录”上游故事”

2019/11 07 08:11

采集黄河水、寻访黄河情、触摸黄河心。

由人民日报、人民网编辑记者组成的“2019行走黄河”采访组近日跟黄河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采访组从黄河源头出发,顺流而下,途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等5省区,走黄河,看发展、写变化、展成就,用手中的笔和镜头向网友讲述了众多“黄河故事”。

青海站

10月17日,“2019行走黄河——人民日报大型融媒体报道”在海拔4600多米的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黄河源头正式启动。在黄河源头,采访组成员俯身采集清冽的黄河之水,以水为证,一路向东,开启为期一个多月的“黄河之行”。详细

专访青海省省长刘宁:担好“源头责任”和“干流担当”

今年,党中央召开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纳入重大国家战略。对此,青海省省长刘宁表示,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是青海义不容辞的重大责任使命。青海黄河流域面积达15.23万平方公里、干流长度占黄河总长的31%、多年平均出境水量占黄河总流量的49.4%,对黄河流域水资源可持续开发利用具有决定性影响。我们必须从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中找对方向、找准定位、找到作为,切实承担好源头责任、干流责任,举全省之力维护好母亲河健康,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详细

行走印记:

基层来了”水专家”

“玉树藏族自治州、果洛藏族自治州、黄南藏族自治州等地水利队伍人员普遍缺员,一些县连水利部门都没有,像黄河源头地区的果洛州,水利部门就一个技术人员。”“今年7月,从杨凌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我们‘订单’培养的40名学生已经回到玉树藏族自治州工作,玉树基层水利部门人员情况得到较大改观。”谈及黄河青海段水资源保护基层技术人员情况,青海省水利厅厅长张世丰亦忧亦喜。【详细

从牧民到生态管护员,他们更爱黄河源了

桑俄夫妻俩在自家门口的合影。“行走黄河”采访组 季觉苏摄

牛头碑脚下,有一间生态管护员管理站。管护员桑俄的家,距离管理站4公里。他从2014年就开始做生态管护员,原先的七八十只牛都交给周边的亲戚代养了。他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骑着摩托车巡视草场湖区,发现问题及时汇报。他说,每月1800元的固定收入,加上亲戚家寄养的那些牛群收入,一年能有4万元收入。他就是担心摩托车有时会出故障,要花钱修。【详细

拉加镇,黄河边上解难题

黄河边的拉加镇。“行走黄河”采访组 李泓冰摄

拉加镇距离牛头碑四百多公里,黄河水从源头至此,已流经多个县镇,途经拉加镇,水质还算清澈。南果才让书记说,为了杜绝生活生产用水排污入河,拉加镇修了三个污水处理厂,一个已经启用,两个在建。

高原公路养护是个巨大难题。地质状况复杂,冻土层常常导致路面沉降,时常发生泥石流或者塌方事故,给居民出行带来很大不便,更有安全隐患。【详细

黄河源区的它们,现在不怕人

牧民的马群与野生动物混杂而处。“行走黄河”采访组顾问 龙仁青

走进黄河源区,一些平时难得一见的珍稀野生动物随时便撞入眼帘:一头迈着绅士的步子昂首走过的藏野驴、一群悠闲自得低头觅食的藏羚羊,也看到一只角百灵、三两只棕颈雪雀,它们是这里的“土著”留鸟,就像这里的牧民一样繁衍生息在这片土地上,偶尔,还看到一些没有飞往越冬地而留在这里的候鸟——一只在湖边的浅水中闲庭信步的海鸥,抑或是一对形影不离的赤麻鸭夫妇。【详细

点击观看视频:走进青海省水利厅

点击观看视频:三江源鼠害治理效果显著

青海掠影,牛头碑附近拍摄。“行走黄河”采访组 李前磊摄

更多精彩内容:

民族团结催生文明城市

三个人与三江源保护

惊艳!400人4年,绘就千米长卷唐卡

一根牦牛奶雪糕里的扶贫经

从一周到一天,他改变了雪山乡

视频:原子城纪念馆里的故事 催泪又催人奋进

视频:大力发扬玛多精神 让牧民群众端上“生态碗”

视频:雪域赤子劈山筑路 汉藏齐心继往开来

 
 

四川站

俯瞰黄河第一湾。“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姜峰摄

10月20日至10月21日,采访组离开青海进入四川,进行为期2天的采访。采访组到达的第一站就是若尔盖。这里的黄河九曲第一湾,地处青甘川三省交界、若尔盖大草原腹心。自西向东流淌的河道在这里杀了个“回马枪”,重又向西转道北上。登高俯瞰,曲折的黄河和支流白河将唐克草原分割成无数河州、小岛,水鸟翔集,澄河蜿蜒曲折,如风吹衣袂、彩练当空。游人驻足,纷纷领略“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壮美,感悟人生长河奔腾的壮歌。【详细

行走印记:

治沙记:乱跑的沙丘,给我站住!

第43号小班治沙成效初显。“行走黄河”采访组 李栋摄

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辖曼镇西仓村,矗着一块地标:《川西藏区生态保护与建设2016年若尔盖县沙化土地治理工程(二期)》项目第43号小班现场。漫坡之上,一棵棵细瘦的红柳在沙地中迎风挺立,一株株纤韧的披碱草在深秋仍有些微绿意……【详细

一万年只长一厘米,花湖湿地的神奇宝贝

湿地水鸟翔集。“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姜峰摄

若尔盖湿地是世界上最大的高寒泥炭沼泽湿地。仅花湖湿地泥炭储量接近71亿立方米。泥炭是非常珍贵的自然馈赠。它深埋于湿地底下,有如海绵,一公斤泥炭可以储存8公斤水,是河流重要的调节器。索朗夺尔基说:“下暴雨时,泥炭把水牢牢吸住,枯水季节再慢慢把水释放出来。”因此,若尔盖湿地成为黄河重要的水源涵养地。【详细

点击观看视频:环保督查以来 若尔盖全部完成问题整改

从黄河第一湾上极目远眺,缭绕的云雾与绵延的群山、蜿蜒的小道仿若一幅精美的画卷。“行走黄河”采访组 李前磊摄

更多精彩内容:

若尔盖:护一“湾”清水 筑生态屏障

视频:全面整改 保护花湖湿地

视频:呵护黄河第一湾,打好生态攻坚战

 
 

青海站

龙羊峡水光互补光伏电站一角。 “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姜峰摄

10月22日至10月23日,采访组沿着黄河继续前行,从四川再次折返青海境内。当“行走黄河”采访组一行到达龙羊峡水电站时,水电站正在泄洪。站在“黄河第一坝”观景平台,离泄洪孔道近百米,泄洪击打起的浪花依然直扑记者脸庞,阳光下,美丽的彩虹腾空而起……龙羊峡水电站水库左岸,直线距离约36公里处,龙羊峡水光互补项目正在灿烂的阳光下蓄能发电。【详细

行走印记:

曾经牧家苦,如今农家”乐”

牧民加羊索南开起农家乐。“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姜峰摄

依托河畔优美的风景资源,加羊索南这位年过不惑的藏族汉子也像“拧上了发条”,通过技能培训,在移民村的新家里开起农家乐,又是做藏餐,又是搞民宿,屋内外窗明几净、酥油飘香,还在全村率先学会了说普通话,积极从牧民转型做“服务员”,去年收入五万多,“欠债一还完,接着奔小康。”【详细

点击观看视频:水力光伏携手,引航绿色能源

更多精彩内容:

贵德水文站:污染少多了,黄河丰沛了

尖扎造林,“钱挣了,树也活了”

 
 

甘肃站

“黄河第一颗明珠”盐锅峡水电站。“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姜峰摄

10月24日至10月25日,采访组继续向东,驱车来到了甘肃境内。从兰州上溯70公里,有着“黄河第一颗明珠”美誉的盐锅峡水电站成立采访组在甘肃境内采访的第一站。从这里再上溯33公里,中国第一座百万千瓦级容量的刘家峡水电站巍然矗立。上世纪50年代末,随着刘家峡、盐锅峡、八盘峡三座水电站的相继开工建设,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移民,总人数达4.4万余人。“黄河三峡”大移民,他们的名字不像长江三峡库区群众那样醒目,但没有这些先人的牺牲与付出,就没有今人的水清安澜、水利惠民。【详细

行走印记:

水电侠冶海廷:“我这辈子就撂在这儿了”

冶海廷在给记者做讲解。 “行走黄河”采访组 赵建宇摄

冶海廷1989年从武汉水电学院毕业后就到李家峡水电站工作,在黄河上游来回打转了三十多年,各种样子的黄河都领略过。“我刚工作那会儿,从黄河取来的水,要静置一夜才能洗脸刷牙,不然泥沙太多。尤其是春汛开始,要吃大半年的泥浆水。现在水库会把沙子都沉淀了,我们现在都是从黄河取水。”对于冶海廷来说,最大的变化是现在的环保意识明显增强。【详细

二十二道弯,弯出龙湾脱贫路

俯瞰龙湾村(左侧为黄河石林大景区)。 “行走黄河”采访组 李栋摄

20多年前,甘肃白银市景泰县中泉乡龙湾村的村民依然在为摆脱贫困苦苦挣扎。谈及往日贫困原因,黄河石林大景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王同遥坦言,龙湾村三面环山,一面河水阻隔,交通不便严重制约经济发展。【详细

点击观看视频:再修《黄河母亲》 激荡爱国深情

点击观看视频:刘家峡水电站有望创发电新高

永靖境内,洮河汇入黄河,黄河由此变黄。但俯瞰这里,却是色彩斑斓。“行走黄河”采访组 李前磊摄

更多精彩内容:

视频:黄河边上的石林

依山傍水 永靖用黄河做好能源文章

景泰篇:守着黄河奔小康

废弃泵站”变身”观景亭 黄河流域综合治理造福于民

 
 

宁夏站

经过加高硬化后,原有土堤现已“堤路结合”。 “行走黄河”采访组 李前磊摄

告别甘肃景泰县,黄河自黑山峡翠柳沟进入宁夏中卫市,开启了在宁夏境内397公里的流程。10月26日至10月27日,采访组也踏上了在宁夏境内的行程。黄河在中卫境内过沙坡头低坝进入灌区,两岸堤防总长165.16公里,堤防临水段长72.3公里,每年汛期塌岸险情不断,直接威胁堤防安全。标准化河堤建好以后,老百姓总算告别了“搭个帐篷度汛期”的历史!【详细

行走印记:

青铜峡:黄河“黄”了,塞上江南绿了

青铜峡水电站。“行走黄河”采访组 季觉苏摄

黄河上游,宁夏境内,50多岁的青铜峡水电站依旧在勤恳地运作。站在大坝上,最直观的感受是,黄河不再清澈,浊黄的浪花喷涌而出,和此前所见迥异。黄河从青藏高原流进了黄土高原,海拔从三四千米降到了一千多米,随之而来的,是泥沙量的陡增。【详细

在沙坡头,他们喝退了腾格里沙漠

唐希明演示“干”字杵。“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姜峰摄

沙坡头,不只是个景区。“哨兵”唐老汉,又扛起他发明的“干”字杵,面对采访组的镜头从容展示“造林神器”。“用‘干’字杵底端的卡槽,卡住树苗根部,双手压住上横杆,一脚踩住下横杆,往沙里头杵……”老汉示范着,“看!柠条扎进沙里了吧,立起来了吧……”【详细

点击观看视频:银川落实三段式管控 保护黄河母亲河

从沙坡头顶头远眺。“行走黄河”采访组 李前磊摄

更多精彩内容:

宁夏第一村——南长滩脱贫记

葡萄美酒宁夏造

西海固移民在沙地上扎了根

视频:高滩护堤巧御洪 四通八达联四方

 
 

内蒙古站

永济渠往农田输送了大量灌溉水。“行走黄河”采访组 皇甫万里 摄

10月27日至10月31日,采访组离开宁夏,进入“2019行走黄河”上游段的最后一站——内蒙古。时间已是秋天,汽车驶入河套灌区西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大片的农田庄稼已收割完毕,进入修整期,但黄河却进入一年中最忙碌的时期。20年前,黄河曾经断流,下游的人们指责河套灌区的水利枢纽工程把黄河的水都引去浇地了。现在,黄河已经20年没有断流了,河套灌区是如何既维持生态用水,又保障下游输水呢?【详细

行走印记:

黄河临河段,何时才能安澜

建设完成的马场地六八社险工堤坝。 “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李栋摄

黄河在巴彦淖尔开启了“几”字旅程的最北端旅行。站在马场地六八社险工段,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水利局河道管理中心主任乔建忠向记者讲述起了临河的堤防建设历程。【详细

乌梁素海:养好这盆“救命水”

乌梁素海,飞鸟翔集。“行走黄河”采访组 赵建宇 摄

乌梁素海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境内,是河套地区排灌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黄河水浇灌了河套平原,大量农田退水通过总排干汇入乌梁素海。乌梁素海通过一道20多公里的退水渠,再将部分水还给黄河。乌梁素海对于河套地区,可以说是一盆“救命水”。从小生在这里,长在这里,马海明对于从前的乌梁素海记忆犹新:“以前这里的水都是臭的,经常在岸边看见死掉的水鸟。”【详细

点击观看视频:新生态新业态 包头“调”出绿色新发展

点击观看视频:把握大水机遇 攻克大洪难题

花絮:“2019行走黄河”上游段顺利收官

花絮:“2019行走黄河”上游段顺利收官

更多精彩内容:

不再”挖土卖土”,稀土点石成金

河套百姓,至今为这位奇人”放河灯”

视频:生态优先科技领唱 稀土经济扬帆远航

视频:严控乌梁素海水质 确保净水入黄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

 

--转载请注明: http://nyzytq.com/2019/11/07/2019%e8%a1%8c%e8%b5%b0%e9%bb%84%e6%b2%b3%e5%8d%8a%e4%b8%aa%e6%9c%88%e7%a9%bf%e8%b6%8a5%e7%9c%81%e5%8c%ba-%e5%85%a8%e7%a8%8b%e8%ae%b0%e5%bd%95%e4%b8%8a%e6%b8%b8%e6%95%85%e4%ba%8b/

发表回复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