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行走黄河”之乌梁素海:养好这盆“救命水”

2019/10 30 08:10

黝黑的皮肤,浑厚的声音,粗壮有力的胳膊,“船老大”马海明开着小船载着我们“出海”。

出的“海”是黄河边上的重要湖泊乌梁素海,“船老大”马海明其实是乌梁素海湿地水禽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局长。

船行湖面,湖水清澈,飞鸟翔集。小船在湖面上划出一道浪花,几十只白骨顶在船边逐水而去,有几只来不及飞走的,扑腾一下钻入了水底。马海明说,现在保护区的鸟类大概有260多种,天气一冷,湖面结冰,它们都要飞走了。等来年春天,它们就都回来了。“这些小东西灵得很,只要水一化,它们马上就知道了。”

被船惊跑四散的水鸟。 “行走黄河”采访组 赵建宇 摄

乌梁素海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境内,是河套地区排灌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黄河水浇灌了河套平原,大量农田退水通过总排干汇入乌梁素海。乌梁素海通过一道20多公里的退水渠,再将部分水还给黄河。

整个河套地区,一百多万人口,吃住都在这片土地上。背靠阴山,三面都是沙漠,黄河水滋润了这片土地,而乌梁素海则挡住了前进的沙漠。乌梁素海对于河套地区,可以说是一盆“救命水”。

但上世纪90年代,湖区水体污染严重,生物多样性遭到破坏,生态功能退化,“生态之肾”的乌梁素海甚至一度成为“生态之患”。从小生在这里,长在这里,马海明对于从前的乌梁素海记忆犹新:“以前这里的水都是臭的,经常在岸边看见死掉的水鸟。”

乌梁素海,飞鸟翔集。 “行走黄河”采访组 赵建宇 摄

2016 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农业污染是乌梁素海污染主要来源。为了控制面源污染,巴彦淖尔市采取精准施肥、有机肥代替化肥等方式实现控肥。从2018年至今年9月,扩建4座污水厂,新建再生水厂3座,使得全市再生水回用率达到46%以上。

把黄河水引出来,退回来的水清不清,到泄水闸看看便知。

乌梁素海南端,乌毛计泄水闸正在排水。

“这是排泄河套灌区和乌梁素海水的唯一通道。”河套灌区排水事业管理局总排干沟第五管理所所长王刚告诉记者,乌梁素海水自此南行,20多公里后汇入黄河。

为了管理好这段退水渠,第五管理局还在此专门设立了乌毛计闸养护段。

近年来,河套灌区利用现有灌排水系,通过春季分凌补水,灌溉间歇期补水及秋浇后补水等方式,对乌梁素海实施生态补水22亿多立方米,加快乌梁素海水体循环,促进水质改善,从乌毛计泄水闸排水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王刚说,一是排水流量变大了。“2016年以前的十年,每年平均有2亿立方米的水从乌梁素海排向黄河。2018年,8.1亿立方米乌梁素海水自此排入黄河。今年至今,已排水将近6亿立方米。”同时,巴彦淖尔市也不断加大生态补水力度。今年春季已利用凌汛水向乌梁素海补水1.81亿立方米,利用灌溉间隙期补水3.21亿立方米,截至目前,共完成生态补水5.02亿立方米。

另一个变化是,排出的水质越来越好。“近几年乌梁素海的水质整体达到五类,个别达到四类。”

为了确保乌梁素海按五类水的标准向黄河排水,每天早上,有两拨工作人员行程近100公里从乌梁素海采水,“采集4瓶水样后,早九点送到专门的化验室对水质进行化验。

站在乌毛计泄水闸排水口西侧的道路上,王刚对往昔依然记忆犹新:“09年来的时候,站在这个位置,就得捂着鼻子,靠退水渠大概五六百米的路口,居民都不敢开窗。那个时候的水都是黑色的。”

如今,水面清澈,清风袭人。根据水质监测数据,目前乌梁素海总体水质为五类,水质污染物指标与上年相比均有所下降。

进入专题查看更多

--转载请注明: http://nyzytq.com/2019/10/30/2019%e8%a1%8c%e8%b5%b0%e9%bb%84%e6%b2%b3%e4%b9%8b%e4%b9%8c%e6%a2%81%e7%b4%a0%e6%b5%b7%ef%bc%9a%e5%85%bb%e5%a5%bd%e8%bf%99%e7%9b%86%e6%95%91%e5%91%bd%e6%b0%b4/

发表回复

(必填)